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社区 >

腾讯被放弃独家音乐版权然后呢?

发布日期:2021-11-24 06:52   来源:未知   阅读:

  胶南街道:讲企业故事聚发展合力,在音乐行业,“版权”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独家版权”更是各大音乐平台吸引用户的核心竞争力。然而,始于版权的“独家版权”,实际上早已演变为行业之痛,制约行业健康发展。7月24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腾讯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腾讯放弃独家版权,拥有版权优势的腾讯,被瞬间拉回到和其竞争对手——网易云音乐——同一起跑线上。连带受影响的,还有被“独家版权”喂饱的版权方。这些年来,音乐人赚不到钱,版权方难辞其咎。这次事件之后,平台、版权方、音乐人必须重建一套公平、互惠、高效的合作模式,勿要再肥了版权方,苦了音乐人。

  7月24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官方下发《腾讯控股有限公司收购中国音乐集团股权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案行政处罚决定书》,依法对腾讯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讯”)作出责令解除网络音乐独家版权等处罚。

  2015年国家版权局组织开展规范网络音乐版权秩序专项整治以来,中国音乐市场曾掀起一场“版权大战”,各大音乐平台一边高价囤积头部唱片公司、传统发行机构手中的音乐版权,一边强强联合组成新的巨头,期间各路纷争不断,更有多家音乐平台停止运营、退出行业角逐。2018年底海外上市的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成为这场版权大战的最终胜利者。

  市场监管总局此次对腾讯做出行政处罚决定,源自腾讯2016年7月收购中国音乐集团股权涉嫌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行为。

  调查显示,收购发生前,腾讯和中国音乐集团位列国内网络音乐播放平台前两位,其市场份额分别为33.96%、49.07%,腾讯通过与市场主要竞争对手合并,获得超过80%的市场份额。

  正版音乐版权是网络音乐播放平台运营的核心资产和关键性资源。以音乐版权核心资源占有率计算,腾讯和中国音乐集团的曲库数量分别为1210万、821万,其中独家曲库为314万、130万,曲库和独家资源的市场占有率均超过80%。收购发生后,腾讯可能有能力促使上游版权方对其进行独家版权授权,或者向其提供优于竞争对手的条件,也可能有能力通过支付高额预付金等方式提高市场进入壁垒,对相关市场具有或者可能具有排除、限制竞争的效果。

  基于此,市场监管总局责令腾讯及关联公司采取三十日内解除独家音乐版权、停止高额预付金等版权费用支付方式、无正当理由不得要求上游版权方给予其优于竞争对手的条件等恢复市场竞争状态的措施。腾讯三年内每年向市场监管总局报告履行义务情况,市场监管总局将依法严格监督其执行情况。

  市场监管总局文件一出,网易云音乐迅速发布公告,“坚决支持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处罚决定”“承诺将积极履行平台责任”“抵制哄抬版权价格行为”“促进行业持续健康发展”,台面上绷起一副严肃面孔,其实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2018年,为继续从腾讯处取得周杰伦独家版权的转授权,网易云不得不支付比三年前高出一倍的转授权费用。也许是因为价格没谈拢,不仅授权没拿到,网易云还搞出了“400元打包售卖周杰伦热门歌曲合集”侵权一事,最后赔了腾讯85万,受尽了来自同行和用户的嘲讽:“网易云虽好,可惜没有周杰伦。”

  这一次,腾讯被迫放弃独家版权,周杰伦曲库想必也在其中,网易云音乐总算可以扬眉吐气。云村用户已经开始期待:“yyds,周杰伦要回来了。”

  今年2月,阿里音乐旗下虾米音乐正式停运,从此,国内音乐播放平台第一梯队中,仅剩网易云音乐一家能够与腾讯抗衡。

  过去,腾讯手握索尼、环球、华纳三大唱片公司独家版权,涵盖YG娱乐、SM娱乐、JYP娱乐等日韩音乐内容,而其他音乐平台往往被诟病“曲库不全”。尽管在国家版权局的协调下,腾讯与网易云音乐互相授权了99%的独家内容,但最后那1%,才是平台筑起壁垒、绑定用户的关键所在。

  依照市场监管总局决定,腾讯此前达成的独家版权协议须在30日内解除。这意味着,音乐平台将不再享有内容优势,版权方可同时授权多家平台覆盖全渠道音乐受众。用户期待已久的“用一个APP听到所有歌曲”的梦想极有可能实现。

  其实自去年以来,随着互联网行业反垄断的呼声愈发高涨,腾讯也屡次被传被介入调查,在线音乐领域的独家版权问题相对得到了一丝缓解。

  去年5月,网易云与环球音乐达成战略合作,今年5月,平台又相继牵手华纳版权、索尼音乐,再加上最后的1%即将解禁,网易云很快就能解锁竞争对手不愿交出的核心曲库。

  “只有你有的歌,这下我也有了。”接下来,两大音乐平台将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开启下一轮角逐。

  独家版权始于平台之间的恶性竞争,而最后的恶果,是平台、用户、版权方、音乐人共同承担的。

  先说平台。早在调查结果公布之前,腾讯就已有意释放部分独家版权,“反垄断”背景只是众多因素之一。更重要的是,腾讯从版权大战中得到的回报,在今天看来,可能还不及当初的投入。

  简单说明,在线音乐平台的生意,就好比电商平台卖货,平台为满足用户需求(买东西),采购特定音乐内容(上架商品)向版权方付费(支付生产商/经销商),最后再通过VIP曲库、用户订阅等方式从消费端收回成本(用户付费),采用的是“音乐人-音乐公司-平台-用户”这样的线性的音乐生产-销售-消费流程。

  为了拿到竞争对手无可比拟的全量曲库,腾讯不惜向版权方支付高价保底费用(也就是前文决定中提及的高额预付金)。

  根据腾讯公开的华语音乐市场数据,每年大量新歌投入市场,在用户总量、使用时长等消费数据有限增长的情况下,无论独家与否,老歌的流量在某种程度上会被稀释。如果用户不怎么听老歌了,平台采购支付的授权费用还逐年水涨船高,怎么着也不符合市场价值规律。

  实际上,采用独家授权这种模式,几大平台竞争不得不惯着版权方,哄抬价格不说,最后再把成本转嫁给用户。越来越贵的订阅费,说白了就是在填补平台快要支付不起的内容采购费。

  一旦平台不愿再向版权方支付保底费用(事实上腾讯早就这么做了),版权方最终获得多少收益,就更难有预期。

  独家版权惯坏了版权方,特别是那些早年做出点成绩,如今作品和艺人基本过气的老牌唱片公司。他们享受了时代红利,不再与时俱进,输出符合当下市场的优质内容,而是坦然接收音乐平台重金支付的版税预付,靠“吃老本”捱到今天。

  可以预见,未来30天内,这些曾被腾讯笼络、与腾讯利益捆绑的机构也将不得不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

  而与独家版权高额保底互为补充、导致行业畸形发展的,是混乱的音乐人版税分账体系。

  通常情况下,音乐平台向版权方支付费用,一般采取按流量付费的方式,这取决于音乐内容的市场接受度。但在独家授权模式下,版权方通过打包的方式将作品授权平台,版权方收取的保底费用与作品流量不直接相关,同时版权方与音乐人又是代理服务关系,音乐人不直接对接平台,这便导致了音乐人版税分账的混乱。

  前段时间知名填词人、音著协理事吴向飞炮轰环球音乐,称版权方提供的版税金额与音乐平台提供的数据存在非常大的出入。从词曲作者到版权方再到音乐平台,层层封包下,音乐人可能很难拿到一张精确的收益报表。

  音乐平台与版权方过高的话语权,一边导致用户吐槽不断,而在另一边,为整个行业创造内容、实为行业根基的音乐人,权益却得不到保障。

  站在新的起点上,音乐平台才能开启良性竞争,更好地服务用户,为音乐人与版权方缔结共赢的合作契约。

  比方说,腾讯号称“科技向善”,依托自身的技术实力,构建一个公平、互惠、高效的音乐生产关系,帮助音乐人获得更高收入,而非仅仅喂饱甚至养肥介于中间的版权方,不会太难。

  具体来说,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反思当前音乐平台的版税分账模型,Deezer、SoundCloud等海外平台均在探索以用户为中心的付费订阅-版税分配模式。国内的腾讯和网易云,是否有决心解决问题,真诚地服务行业?

  而在用户侧,如果用户随便一个APP都能听到全量曲库,音乐平台的差异化竞争便会从内容升级到服务本身,更便捷的交互设计、更合理的收费机制、更契合的音乐推荐——向谁收费,便应更好地为谁服务。

  从小的方面来看,音乐行业的竞争主要表现为各大音乐平台的竞争。不过,音乐平台不是音乐产业的全部,平台主宰的行业格局极有可能再起变革。

  特别地,分走在线音乐平台不少流量,一跃成为音乐宣推入口的短视频平台对音乐这门生意觊觎已久。4月,有消息称字节跳动成立音乐事业部,从分发渠道向产业上游步步推进、自产内容。这样一来,两大音乐平台的战争,可能还会演变为腾讯、网易云、抖音的三足混战。

  例如,以前的音乐消费新场景是通过录制的方式把音乐现场从线下搬到线上,随着音乐产业迎来与其他行业融汇贯通、走向“共同富裕”的风口,音乐消费已经不仅仅是在线听歌,而是可以在技术加持下融合演艺、虚拟偶像、游戏、“元宇宙”等,创造各式传统线下演艺与在线音乐播放之外的音乐消费场景。

  获得行业一致好评的有游戏《堡垒之夜》发起的虚拟演唱会,包括美国DJ&音乐制作人Marshmello、说唱歌手&音乐制作人Travis Scott、英国独立乐队Easy Life等音乐人纷纷尝试打破载体限制,音乐的生存空间变得前所未有的广阔。

  《侠盗猎车手》《我的世界》等开放世界游戏也不断尝试打破音乐与游戏的次元壁,国内还有网易手游《第五人格》联手One Third,打通从线上到线下的沉浸式游戏电音派对。

  此外,更多科技创新公司如Audius、YellowHeart等试水将NFT应用于音乐行业,这些尝试,不断拓宽音乐的外延,为音乐消费和线上体验带来更多可能。

  独家版权落幕之后,平台的差异化竞争、短视频搅局者、以及新兴技术带来的全新机遇,在愈发广阔的音乐行业,更多蓝海等待创新者的开拓。

  “前版权时代”,音乐行业的问题不但没得到解决,还加剧了各方利益分配的不公。反垄断大背景下,音乐行业必将洗牌,市场监管总局对腾讯下达《行政处罚决定书》只是一个契机,酝酿其后的,有竞争对手伺机而动,也有暗流涌动、迅速成长的新一代科技公司蓄势待发。www.gz5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