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地方资讯 >

14 岁女孩留下 6 页日记后自杀:选择之前还在考虑父母的心情

发布日期:2021-11-25 01:02   来源:未知   阅读:

  www.bp3t0.cn江苏铁屑脱油设备,原标题:14 岁女孩留下 6 页日记后自杀:选择之前,还在考虑父母的心情

  “亲爱的老妈:哈喽啊!很抱歉我坚持不下去,其实早在几年前我就已经有了这样的想法,但我一直在安慰我寄己,比如说:我还没有游、吃遍全世界嘞;我还没有考上大学嘞;我还没有成年嘞……但是,渐渐地,我发现这些仿佛我都无所谓了,而后我又想初中毕业以后也不迟,万一你们不习惯了呢?就先让你们在我初中不在家时习惯一下吧。于是我劝着自己顽强地生活到了现在。”

  小悦在8号的第一篇日记里这么写,透露了好几年的轻生想法。但13年来,父母未曾察觉到女儿有半点情绪低落,那几天,刘兵带小悦去家背后的笔架山玩,小悦还帮爸爸打理鱼塘。根据小悦的日记,选择赤水河似乎不是偶然,她在17日的日记里提到自己曾到过长江边:“我沿着江边从新公路走到了桥下,这一路上,我看到了很多,也经历了很多,但那水却出奇地暖和。”24号中午13:36分,小悦在QQ里写下一条说说:“时间到了,我也该走了,虽然我知道你舍不得我,但是我也还是必须走了,再见。”

  我说几句不太正确,很无情的话。 有些事情,只能说是不幸,很伤人,但真是没法避免的。 我们不能要求完美受害者,那我们同样也不可能要求完美家长,家长也是人,也有喜怒哀乐,也有生活压力。 更何况,会选择自杀这条路的孩子,往往在精神上比较极端,甚至可能有相关的疾病。 而这一类的疾病,即使是专业的医生都不能保证治愈,更何况家长呢? 这个案例里,虽然家长并不完美,依然有可以批评的地方(比如实际离婚、比如打过孩子),但平心而论,我实在没法把责任全推到家长身上。 比如,孩子在做出极端选择之前,还在考虑父母的心情。

  直接点说,根本不是什么心理问题,成绩好、性格开朗和爱学习是两回事,小女孩根本不爱学习,不适合当尖子生来抓学习,父母、老师、学校、社会环境却逼着她不能有半点差错纰漏的好好学习,逼得她无法放过自己。 能考上重点初中,学习能力肯定是有的,面对父母,她不能堕落自我放弃,面对老师学校施加的紧张学习压力,每一分钟都是煎熬,完全不能适应,完全不想学习,也离不开父母独立,父母更不会让她退学放弃,只能在学校,哪也不能去,怎么办?继续坚持意味着还要过几年这样无法负累的日子,只能选择结束自己。

  沉重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希望的是透过这样的事件,能够吸取怎样的教训。或者说我们究竟应该怎么做,才能防止我们的孩子以后走上同样的道路。 人天生对死亡是有恐惧感的。一个孩子从她产生轻生的想法,到她最终付诸实施,肯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就比如此处提到的这个14岁的女孩,她在几年前就有了这样的想法,是花了几年时间才从想法变成了现实。 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如果家长能够早发现、早干预,那事实可能完全是另外一回事。然而事实却是,绝大多数走上不归路的孩子,他们的家长不仅没有办法做到早发现、早干预,甚至在知道事情发生以后还在认为不可能,

  依旧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 去年疫情期间,附近一个小区的初二男孩跳楼自杀。他的家长痛定思痛,写了一篇很长的反思,在我们几个小区的家长群里流传。我仔细地读了好几遍,发现家长在之前根本没有意识到孩子可能走向这条路,一直感觉孩子很正常。 但是我相信孩子定然是早早就已经有了这样的想法,只是家长哪怕听他这样说了,也只当他是开玩笑,不会真正当回事。 怎么预防这样的事情发生?仔细想了很久,似乎是无解。或者说没有特别有效的,能够切实实施的办法。

  我认识的几个从恶劣家庭环境中成长出来的学霸,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大概是信马列。 信马列的学生吧,在中二病的加持下都比较叛逆,孝敬父母在他们眼里是妥妥的封建残余。斗争思想比较积极,斗争策略比较灵活,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 这个世界是很吊诡的,大家很难想象,一些学霸居然在自己家被爹妈pua的混不下去,要跑到亲戚家去寄人篱下混口饭吃。 我不是苛责故事里的小姑娘如何如何,毕竟跑路,也得有地方跑。 你让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必须拿出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来和压迫自己的封建父母势力作斗争,这其实是很不容易、很残酷的! 那些业火逃生的学霸,就算日后活的体面,问起父母和当年事,千言万语只汇成两个字:呵呵。 如果有孩子遇到同样的麻烦,看到我这个答案,我建议你好好学马列:打游击、建根据地、论持久战。 你们要主动学习一些心理学知识,要装备一个健康信仰和强大的精神寄托,这是对抗家庭负能量日夜侵蚀的终极武器。

  如果是一个打工人,被领导要求业绩前十,不然就得挨打,最后不堪打骂自杀,你怎么看? 一回事儿。 我是一个孩子的母亲,在当母亲之前,也给我妈当过很多年的孩子。我家我妈不打我,我也不打孩子。 事实上,我最看不得的,是大人欺负小孩儿。 我觉得最严重的家暴,不是男人打女人(因为人们都觉得这是错的,女人虽然打不过男人,也可以智斗可以跑可以报警),但是大人打小孩(法律和文化都不管这个甚至隐隐鼓励,小孩本身是无民事行为人,他没有任何能力来保护自己)。 父母要求孩子考前十,孩子做不到就要挨打。

  父母还沾沾自喜觉得自己对孩子严格管教了。 那么如果孩子也要求父母社会地位前十,父母做不到,孩子能打父母吗?只怕一堆“狗不嫌家贫”“不打不成才”的道德绑架在等着他了。 孩子和作为成年人的父母对比,天然就是弱势的,孩子天性感情上和物质经济上和安全保护都只能依赖父母。 孩子需要依靠父母保护自己,但当父母自己变身为加害者的时候,孩子,他是没办法保护自己的。 而且,受害者还一定会被污名化——小心眼儿啦,承受能力差啦,不孝害父母伤心啦,父母白养啦…… 我只希望天下间现在的和未来的父母,都记得一件事: 你的孩子,和你一样,也是个人。

  青少年真的是最容易想到死亡的人群了。前几天我同事说她女儿开始耍朋友了,她还算是一个开明的家长,默默的观察也不准备剧烈的干涉。我告诉她,在青春期里与父母的矛盾应该在伤害榜上排第一,接下来就是同学间的友谊破裂与合群与否,最后才是爱情…… (当然,这个仅限于我自我的感受,不能代表所有青少年)毕竟我也是青少年一路经历过各种狗血事件过来的,我也无数次想过放弃自己生命,怎么说呢…… 就,虽然遭遇的事情不尽相同,但是情感感受总差不多,想想活着总有好事发生,就活到现在了。 我朋友总吐槽我画画颜色深,仔细想想也很正常。我的用色和审美都比较偏,自己选择颜色也总是不那么明媚。所以我,害怕儿子哭。 前几天还,我在跟我儿子剖析我对他发火的这个心路历程。我可以选择不对他发火,或者不对他加大声音说话。可是我选择了用这种看似更容易的方式与他沟通,因为这种方式对我来说最方便。

  我也顺便分析了下他的心理,比如为什么不回应我,这背后是什么样的情绪等等。最后尽量达成了协议,希望能各自遵守。 我像对待一个“人”一样对待他,也是源自于害怕。我害怕被依赖,又享受被他依赖;我害怕我不够负责任,于是我督促自我,尽量以身作则;我害怕我对他有不好的影响,我明白我心理有缺陷,我在试图自我拯救。就因为这些害怕,我在对待他的时候会更小心翼翼。我知道来自父母的伤害有多痛,来自父母的不认可会让孩子认为自己毫无价值,来自父母的漠视会让孩子放弃求救,等等等等。所以我害怕,我自己错过信号,说错话做错事,引导错了方向。我不能说我这样是对的,我还在努力学习并调整对孩子的教育方式,可能可以再严肃一点,或者用更利于我与他身心健康的方式来教育,可能会很难,但是说的玄幻一点,爱能拯救一切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